爪机书屋_书友必备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 > 玄幻魔法 > 仙魔大红楼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/m_zhuaji_org

第四百九十九章 梦佳人,人比黄花瘦

作者:浪漫青蛙所属:玄幻魔法书名:仙魔大红楼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    “果然是我南宁国的第一美女,妙人儿,待会陪李某喝酒,那么,李某就不开杀戒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公子开口,忘忧一介女儿身,哪有胆子拒绝?”

    宝玉惊讶的发现:心狠手辣的神女竟然扯出笑,而且,是真诚的答应了轻薄言语?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谁?”

    宝玉偏头问道。

    西门雪小声的回道:“是水龙郡的骄子,只有他一个重生之绝世武神。嗯,这家伙不是坏人,就是出身差了点,有点愤世嫉俗,所以把水龙郡的骄子名号都抢了,却不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调戏民女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

    西门雪的音调有点怪:“这家伙和李秋水一样,好男风。”

    噗,宝玉和薛道衡,连着步常仃一起看向那边的李修缘,再看看身边的李秋水……

    “滚!他太丑!”

    李秋水气得杏眼乱蹦。

    他嫌弃李修缘丑,但是很显然,有人觉得,他长得真是不错。李修缘瞬间到了李秋水的身前,眨眨眼睛看,再看,看眼里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次,嘀咕道:“本来,听说贾宝玉灭杀过七窍血玲珑,这是造福苍生的事情,我李修缘愿意给你争夺东八郡骄子名号的机会,可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李修缘的眼睛大亮,对李秋水建议道:“妙人儿,李某给你拿一个东八郡的骄子名号,待会陪李某喝酒,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这交易挺赚。”宝玉憋着笑。

    西门雪等人认可的点了点头,就在李修缘觉得事情稳了,妙了的时候,李秋水咔嚓拔剑……

    “你死还是我死?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很显然,李修缘不是怕了宝玉等人联手,他讪讪的笑了两声,三角眼回头一瞪:“今个李某来了,那么,尔等自去争抢,登上霓虹花桥的前四人就是骄子……这是我李修缘定的规矩,最后一个传音母铃,争夺者死绝宠无双:王妃酷帅狂霸拽!”

    说罢,李修缘站上了霓虹花桥。

    宝玉惊讶的发现:对李修缘的这等举动,小长安的府尹和诸位学士,竟然,默认了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霓虹花桥是横跨长河的一条彩桥,上面是兰花铺地,华美到了极致,以至于李修缘这样邋遢的人上去,感觉怪异好像亵渎了美感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,

    李修缘在比斗开始前就占了一个名额,仿佛,就是理所当然?

    宝玉偏头问西门雪,西门雪只说了四个字,‘覆顶圣途’,宝玉也就不去管了。李修缘是覆顶级别的圣途进士,可以说,就算在场的东八郡的所有骄子,总共三十三人一起出手,也得死掉一多半才能拿下,这等人物,自然可以特殊对待。

    薛道衡艳羡的看过去,低低的道:“要是有一天,我也可以这样子那就光宗耀祖!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光宗耀祖了,河东薛道衡之名,大周哪个不知?”

    宝玉随口回了一句,想的却是薛道衡的第二文宫。

    薛道衡的修行十分特殊,早晚也是名满天下的人物。而且这个天下,可不只是个小小的大周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眉眼被紫光遮挡的崔凌峰抬起手指,有古旧,却极为恢弘的波光在他的指尖涌现。

    一道、

    两道、

    三道、

    四道捡个校花当女友

    连续四道波光射了出去,崔凌峰想了一想,最后一个传音母铃还是没有出手,直接给了李修缘……

    “李某人不会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修缘兄,您有点偏激了。”

    李修缘冷冷的说话,崔凌峰也叹气着回了。他们说的有点没头没脑的,宝玉也不关注这些,倒是小长安堂堂的府尹放低了状态,让他的眉毛略微一颤,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【南宁好像是实力为尊,并不像大周一样把朝堂进士和在野进士划分得那么细呢,也对,南宁的在野进士,有一些也是圣途。】

    眼看好些骄子随着波光的方向去了,连着辛家三兄弟也朝着南方飞去,宝玉也迈动脚步,要选一个和辛家三兄弟不一样的方向。

    可是这时候,他的身后一阵发冷,连着西门雪等人一起回头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急着过去做什么呢?就算有人找到了传音母铃,也必须回来登上霓虹花桥。”

    一身青色纱衣的忘忧轻轻的笑,在她的身后,有着大大的眼睛,看似单纯的神女无梦已经摆动腰肢,跳起了宛如飞燕的舞蹈。

    无梦的舞姿很美,她时而抬腕低眉,时而轻舒云手,手中雪白的扇子合拢握起,似笔走游龙绘丹青。

    这真个是飘然宛如浮云的飞燕,又好像是翥(zhu)凤翔鸾,纤细的皓白手腕上有雪白的铃铛,叮叮作响,奏出了一曲十分清脆的歌谣……

    “舞凤髻蟠空,袅娜腰肢温更柔重塑人生三十年

    轻移莲步,汉宫飞燕旧风流。

    谩催鼍(tuo)鼓品梁州,鹧鸪飞起春罗袖。

    锦缠头,刘郎错认风前柳……”

    歌声曼妙,舞姿优美,这种美景是极少见的,宝玉觉得红拂女都比她差了几筹。

    这是如此之美,也是如此醉人,几乎让所有人都迷醉了心神,唯独黑白两差的神色微变,惊呼了一句:“宝哥儿小心,是梦佳人醉舞曲!”

    “宝玉谢过。”

    宝玉谢了黑白两差的提醒,心想黑白两差看起来本事不大,心神倒是坚固无比。他扬起黑狐大氅,把西门雪等人全都遮掩了,笑道:“只以为梦佳人需要肢体上的东西做桥梁害人,却忘了当面也是可以呢,两位神女,宝玉也谢你们一次,没有暗算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贾宝玉,妹妹认为你是个英雄人物,所以,愿意给你个体面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忘忧回了一句,又吃吃的笑:“梦佳人到了,贾宝玉,沉迷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宝玉就感觉心神一震,恍然间天翻地覆,睁眼时,已经不是八千里秦淮的水波风景……

    “梦佳人?那么,这里就是梦境了?”

    宝玉低低的笑了一声,知道这是被梦佳人拖进了梦境,他不需要担心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黄粱一梦,就算在梦里呆了三年,外面也只是一瞬,所以,他巴不得待这三年呢……

    “有趣,两位神女,宝玉承你们的这份情,要是有机会,一定会用最大的能耐斩了你们纯情陆少火辣辣。”

    宝玉抬眼看见前方是狭窄的林间小径,幽黑、深邃,顺着低微的光,能看见前方有一座精致的木屋。

    在他看见木屋的时候,木屋的窗子也是轻轻打开,露出一双温软的眸子。那人的声音空灵,幽幽的,带着无尽的怨:“不求王权富贵,不求醉酒贪杯,敢问俏郎君,可愿与奴家一会?”

    “佳人相约,宝玉自然不能拒绝,只是,还请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宝玉盘膝坐下,眼睑开阖间,无数的文字滚滚而过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宝玉静静的坐着,木屋里的女子也耐心的等,可是这一等,就是接近三年。

    林间小径一直是幽黑、深邃,木屋也没有时光的流逝,当宝玉回了神,一切,仿佛还是三年以前。

    可是宝玉周身的气质,却是大有不同……

    “劳烦姑娘等我三年了。”

    宝玉拱手一笑,一身的文人儒雅,那是完全遮挡不住。

    他苦修了三年,虽然没有真正的实力提升,但是在这三年里,他真正的学识,已经不下于普通的进士了。

    三年苦读,博览群书,自然,也有了不少的融会贯通……

    木屋的窗户再次推开,还是同样的眸子,还是同样的人,还是同样的低语浅笑:“郎君既然来了,奴家要是吝啬给郎君三年,那才是奴家的不对。可是奴家的实力不足,只能给郎君三年时间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梦佳人的声音一顿,很是忧伤的道:“郎君,还请进屋里一叙,如若不然,奴家真个要用强了海贼之雷神降临。”

    “不劳姑娘费心。”

    宝玉笑着走过林荫小道,这才发现和木屋中间还隔着万丈深渊,低头看去,下面是一片的白云,木屋就在前方百丈处光秃秃的巨石之上,好像每一寸的木板上,都写着满满的孤独……

    “郎君在这里只是个凡人,有劳郎君,上桥吧。”

    梦佳人靠着窗户吹了口气,中间就搭建了和秦淮河上一样的霓虹花桥。她还是忧伤的道:“郎君既然来了,外面的霓虹花桥就上不去,奴家能做的,也只有这件事情而已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过。”

    宝玉的心思通透,三年苦读了万卷书,此时的他,满身的书卷气息还残存着各种各样的文人道理,似乎生死看淡。

    他走上霓虹花桥,到了木屋门前,又推门进去,眼前是古朴的一张桌子,桌子旁却是华美的软塌。

    梦佳人招呼宝玉落座,斟满酒杯,低低的道:“毒酒。”

    酒杯里香醇的酒液立马变色,显然有了剧毒,但是醇厚的酒香,却是越发的醉人和迷人了……

    “郎君请饮。”

    梦佳人推过来酒盏,低着头,不去看宝玉的脸:“饮下这杯鸩酒,郎君就能脱离梦境了,不过需要郎君知晓:

    饮下这杯酒,就算郎君百毒不侵,不出半个时辰,必然会饮下同样的毒酒,而且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不饮吗?”

    宝玉认真的打量梦佳人,也是诚恳的询问着。百镀一下“仙魔大红楼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